• <menu id="4aseg"><tt id="4aseg"></tt></menu>
    <nav id="4aseg"></nav>
  •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神話故事 > 正文

    第057回 遭家難椿萱歸樂土 惑名利夫婿戀紅塵

    發布時間:04-01    來源:故事百科

      卻說胡氏姊弟正在秘密籌議如何收拾采和夫妻的計策??汕赡悄晗奶靺栆呤⑿?。夫人首先染著,不到半年,就一命歸陰,再不能照護她那一對寶貝心肝的兒媳了。此時藍文已將望六之年。他是一位忠厚長者,自然不愿續弦收妻,枉誤人家女孩子的幸福。而內外家政,又不能沒有一個內助。于是一家大權,就于無形中轉入胡氏之手。胡氏做夢也想不到有這么一重后福。
      
      正在欣欣得意的當兒,那位新任的舅太爺胡千,又想出好主意來了。他說:“姊姊,如今雖然得了一些權柄,但這是一時之事。況且不是正經的職權,不過似人家店鋪中的一個老伙計。經理出了缺兒,沒人代他辦事,暫時把這位熟悉情形的老伙計來擺個架兒。擺得好時,還沒什么人說話。萬一出個小小的岔兒,你想吧,外面的批評,還能聽得一句兩句么?批評一壞,做東家的,隨時可以把你這代理的權柄撤銷,馬上另聘一位經理進來。那時間,這位伙計還有面目在店中辦事么?就是自己貪戀祿位,那批同事的伴侶們,一則懷忌他代理時候的權威;二則笑他的風光不久,仍舊跌下來,和他們一樣。這等日子,還能過得下去么?說句老實話,姊姊,你這當人家小夫人的,按到地位,原比人家男女仆人高得有限。如今站在臺子上,哪一個不怕你?不懼你?都格外地敬你三分,討你的歡喜。萬一做差了什么事情,給老爺看出不對路子,說上一句做小的人,到底只配作小,上不得臺盤的。同時或有親戚朋友中隨便勸他幾句,甚或鬼討好兒,替他作個媒人。那其間,哼哼,姊姊啊,你也得自己想想,可有方法阻止他不再續娶么?既不能阻他續弦,試問姊姊,你這個曾任代理夫人的人,可還有什么面孔,去對付這班親友,尤其是那班下人。這還罷了,還有你那一對小冤家兒,現在屈居你的手下,已是萬分不甘心的了。只恨自己沒本事,把死鬼老娘拉回陽間來。一旦有了繼任的母親,他們一則要討后母的喜歡,二則要泄他們多時的不平之氣,少不得都要想盡方法,來對付你這失勢無助的小夫人。姊姊啊,我替你想來,真比做小夫人時,更來得可??膳掳?!”
      
      胡氏原是一個野心勃勃的女人,聽了這些危詞兒,益覺栗栗自危。不覺奮然道:“是了,我明白了。我一定要弄得老頭子發個狠兒,定個主見,趕緊把我扶正起來。那時有權有勢,名正言順,別說外人不敢放屁,就是家中的一對小畜生,還敢不聽我的指揮調度么?”胡千笑道:“好個慈善為懷的好人兒,光做了一個大夫人,得有指揮調度一對小東西的權勢,你就心滿意足了么?再不想想,這兩個孩子,是何等的乖巧,何等的聰明?又深得老頭子的歡心。平時,你強煞都是他們手下的一個奴才,如今一下子要做起他們的后母來,人家可就甘甘心心地聽你指揮,受你的調度了么?既不甘心,而你又決不肯放棄你這后母的權威,從此母子失歡,永無和好之日。老頭子對于他們,究竟又比你親些。你再從這個地方想進去,可就知道光做一個后母,仍是不能平安無事的。非要……”。
      
      說到這個“要”字,忽然向四下張了一眼,見沒有外人,方才輕輕咬著嘴唇兒,一笑說道:“我不說了。這等罪罪過過的事情,我是不來勸你干的。橫豎你也是明白人,吃飽了飯,沒事做的時候,閉上兩只眼睛,自己靜靜地想一下,看可有永做家主,絕無后患,又可使得一對小家伙,在未能成立之前,憑你如何如何,怎樣怎樣,一點不敢反抗;就是要反抗,也無從訴苦。須要做到如此地步,這份大大的家私,才算得真正歸你的了。要說這等法子,講破不值一錢。好在你也知道我們這地方有句古話,叫作‘無毒不丈夫,恨小非君子?!愕那巴镜湼?,在此一舉,真是第一利害關頭。當然你也是能夠想得到的,倒用不著我來饒舌了?!?BR>   
      胡氏聽了這話,先自著實躊躇,卻盡把胡千所說的兩句古話,顛來倒去的,念有十七八遍。忽然雙足一頓,牙關一緊,指著她自己的一對子女,發狠地說道:“我省得了。我也知道不用這最兇的一著,是無論如何弄不過兩個小畜生的。好在我也為的是他們藍氏的子孫,便做得狠些,也對得住藍家的祖宗。本來,誰叫他們生下這等糊涂偏愛、不公不平的子孫來呢?”胡千笑道:“你明白了,這就好了。老頭子近來多病,天天吃藥。這便是你的一個好機會兒。你得陪些小心,趕緊求他扶你為正,先把名份定下。老而實之,須要對著親友面上,高坐堂皇的,受那一對小東西拜叩的大禮。你別輕視這些俗禮,這當中有些考究。只要叩過這幾個頭,他們的心坎兒里,一輩子見了你就懼憚三分,那是很有道理的。等得扶正之后,就用不著……”
      
      說到這句,又把下半句縮在口中,微微地笑了笑,說:“這后半出好戲,恁你自己去演。正是你才說的,為了藍氏子孫,不得不下一個狠心。要不如此,你便得了個賢婦的名聲,對于祖宗面上,仍然不能不做一個貽害兒女的罪名兒。功罪好歹,究竟還是抵不過咧?!焙下犃?,恍如發熱的人服下一劑清涼散,頓時心花怒開,連稱妙計。姊弟倆重又關起房門,悄悄地議了許多辦法。胡千便匆匆地去了。去不多時,又回來,從袖中取出一包什么東西,悄悄地交與胡氏。胡氏也慌慌忙忙地,接過來藏在衣柜子里。
      
      從這天為始,胡氏對于采和夫妻,格外待得客氣。對于患病的藍文,格外伺候得周到,也不曉她用的什么言語,不上三天,就見藍文扶病出堂,命人邀到許多親族世好,竟自宣布,扶立胡氏為后妻,當堂命一班兒女并月英等,向她叩頭行禮。
      
      胡氏胸有成竹,立刻擺第起正室的架子,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受了他們的大禮,方才再來敷衍一班親友人等。這一來,親友中有明白的,很覺這事來得太奇,也太突兀,深為采和夫妻發愁。采和、月英卻始終是一片天真,從前對于胡氏,既無絲毫輕慢之心,此時既然做了他們正式的后母,自更誠心誠意的盡他們自己的孝道。這都不在話下。
      
      誰知他倆的災星正盛。月英家中,忽然被仇人放了一把野火,一夜工夫,燒得干干凈凈,月英的母親竟葬身火窟。父親王光,見家破人亡,也吐血而死。夫婦倆同日歸陰,相隔只有幾個時辰。月英是早上得知信息的,午刻趕回家中,剛好送她父親的終。
      
      王光臨死時,吩咐她道:“我一生為善,不曉得如此慘報。然人生百年,終歸一死。好在我又沒有兒子,只生你一個女孩兒,已經有了夫家?,F下婆婆雖死,公公還健在。你丈夫又是青年可選之才,聽說待你極好,我也可以放心歸西,沒什么系戀的了。至于我的家況,雖甚貧困,只要喪禮簡略一些,大概所費也不恁大。只有一句話通知你,你公公新把小夫人扶正,這人是一個……”說到這里,竟來不及再把下半句說出,就帶了這半句話,到冥司去了。月英這時的悲痛、苦惱,不言可喻。一個女孩子家,初經大故,自己對于這些禮節,都不曾有過經驗。只得派人到夫家,請丈夫過來幫忙。她本人就哭得和癡人一般,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幸得采和深知月英對于這些上頭,是完全不懂的。除了請命父親,帶了一些銀錢,前來買辦衣棺之外,更請了數位族中年長的叔伯們,同來照料一切。這采和既要替王家辦喪,又要苦勸月英節哀,倒也弄得個手足無措,可算是有生以來未有的奇苦極忙。好容易把喪事辦了,此時自不用說,月英更只有跟了采和一同回去,此外哪有別法。這事在月英,倒反看得不甚重要,因為素來篤信大道,今一旦猝經此變,連遭大故,覺得人世的光陰,越發毫無留戀的價值。本來灰心世故的,至此愈加把世情看得如死灰一般,真沒有一絲一毫留戀的可能。獨怪采和與本人一樣的來歷,一般的聰明,何以至今還迷惘不悟,未見入道之機呢?
      
      當她回到藍家之日,藍文的病況本來已有起色,將她喊進房去,問了她父母去世的情形,并再三慰藉她。月英謝過了他,方去叩見胡氏。胡氏這日待她忽然非常的親熱起來。趕著叫心肝,喊肉兒,摸著她身上瘦減的腰肢,發出許多惋惜的好話。月英雖然天真,但因初承恩寵,免不得有些受寵若驚的光景,反弄得手足無所措置,索性連坐也坐不住了,談了幾句,慌忙辭了出來。
      
      湊巧采和因恐月英傷心,正在到處找她,約她去花園中釣魚散悶。月英本來沒心情游玩,又卻不得他一番美意,于是答應了他,一同步行,到了后面大花園內。那園大可二十余畝,有假山,有池水。水中又養著許多游魚。采和等月英進了花園,才笑對她說:“妹妹今天見了繼母,可聽她說什么話沒有?”月英搖頭道:“倒不聽得什么。只覺繼母待我比平日更好,或許是她看到我是無父母無家室的可憐人了,因此格外疼我一些?!?BR>   
      采和沉吟道:“妹妹,你我都是實心人,怎曉得人心的變詐。繼母現在是尊長,我們為兒媳的,安能疑心她有甚歹意?但有一人,最使我見而心寒的,就是那位舅太爺。那天,我親自聽他對繼母說,若要永除后患,除非下一番毒心辣手。第一個,老頭子,就不能讓他怎樣怎樣。此下的話,我卻聽不大清楚,也不敢瞎猜亂講。大概沒什么好事吧。妹妹你想,他們如果存此心腸,你我兩個小孩子家,有甚法子和他們對抗。況且父親現在正受繼母的迷惑,一條老性命,正在人家掌握之中。我們怎能坐視他老人家,處在這等危險之中,不思事先預防的辦法呢?若把這話先對老人家說明,那是一定不能取信的。倘被繼母等知道了,危險就立刻累到你我身上,一點沒有避免之法。妹妹,你倒想想,該怎么辦法才好?!?BR>   
      月英正因父親說半句就歸天了,那含住的下半句是什么話,也似采和所聞的話一樣的意思。雖說沒有說完,還有個想不出來的么?這等話,月英卻從來沒曾聽他父親說過。忽然在臨終之時,有這樣鄭重的囑咐,可見此事的關系,必非小可。她那心中,正因這事委決不下,又不能向藍文父子約略打聽,直把她悶得要命。幸她對于世情完全看透,想過幾天,也就暫時丟下。此時忽聽藍采和如此一提,突然又把一腔心事,直透心頭,忙說:“哥哥,這也不是可以亂說的。舅太爺縱有此話,繼母是否依他辦理,也未可知。就算他們都有此心,也只能隨時隨地格外當心一些,萬不能先把他們的秘密弄穿。那時于事無益,越發促使他們急急下手。這是斷斷使不得的?!?BR>   
      采和聽了,也以為然。于是又把胡千勾串繼母種種可疑之點,對月英說將出來。又說:“我們當母親在日,真是天天過的快活日子,一點沒有防人之心。人家也不敢欺侮我們。不料母親一死,就弄出許多事情來了。照這情形,將來你我的日子,真是難過得很咧!”月英見說,心中忽又轉出一個念頭,因問:“哥哥,如今還想做官不想了?”采和詫異道:“一個人哪能沒有上進之心?我們讀圣賢書,為的什么?不是想立身朝廷之上,替皇家做些事情么?為什么不想做官呢?”
      
      月英聽了,慘然不樂道:“哥哥,真可謂貪一時之小利,棄萬年的大福呀!妹子自經家難,此心更似枯木死灰。不但世上榮華打不動妹子的心事,就是方才所說繼母如何不愛我們,舅太爺如何作祟,也總不在我的心上,橫豎大家都是要散的,還顧什么小小的得失利害之事。再說得簡捷些,妹子對此凡塵,本來早圖擺脫。從前呢,還有幾方面的困難。一則是關于倫常天性的問題,是父母單生妹子一人。他們既與妹子相依為命,妹子實在也忍心不下,丟了他們,走我自己的路;二則從感情歷史上想,還有哥哥一人,三生有約,關系極深,理當同患共難,不能獨奔前程。所以一再因循,未敢輕于出家。如今父母既故,妹子痛心之余,愈覺出世宜早,修持宜速。設再遷延,致恐時不我與。此番原可不必再來府中,所以不能不來者,皆因今后的問題,只是哥哥一身。哥哥雖在迷途之中,妹子料定終有感悟哥哥早出苦海之日。今兒承召來此,妹子雖愛游山玩水,但在大故之中,卻也無心于此。但欲借此清幽之地,和哥哥再作一度的深談,深望哥哥鑒我愚衷?;啬铌偈?,莫被仙師冥君笑你太無定識,忒易迷戀。即哥哥本人,也不致再墮苦海,重歷浩劫。望哥哥再仔細想上一想?!?BR>   
      采和聽她說得如此堅定,如此懇摯,不覺灑下幾點淚水,凄然說道:“妹妹,照你這般說,修道是一定的了。妹子究竟有無成功的把握,愚兄實不敢說。但是,但是……”這采和一連說了三四個“但是”,卻把一張面孔漲得緋紅,兀是說不下去。
      
      月英見此情狀,早已會意,心中不期大恨道:“原來你不但貪圖名利,還有這等色欲心腸。這不更多了一重魔障么?”見他既說不出口,索性爽爽快快地代他說道:“這有什么說不出口的,豈不聞男女居室,人之大倫。但此可以語于常人,而不能語于常人以外的仙神。哥哥不曾喝得迷魂湯,大概還記得前生之事?;橐鱿聢?,不過如此。前生之事,幸有仙師垂憐,指點我們,超拔我們。至于今生之事,再不自求上進,一經失足,直到墮入九幽,更沒如許好事的仙人,再來救度我們。哥哥雖是膽大欲重,妹子是無論如何不敢奉陪??偠灾?,妹子在世一日,即為感悟哥哥。如至最后一日,哥哥終無可悟之機,妹子也只有自顧前程了。待等修道有成,再和哥哥相見。但怕那時妹子是逍遙世外,獨享清靜長生之樂。哥哥卻已變成駝背鶴顏,萬緣俱寂之人,甚或有了什么意外的結局,有使妹子不忍言不敢言者。彼時妹子也決不丟了哥哥,獨升仙界。仍非拉住哥哥同行同止不可。然而哥哥所受的魔障既深,修為不易??v使有成,未必還能站到最高地位。這不白白害得妹子多歷人間數十春秋,枉受許多無謂的塵俗況味。豈非大可以已乎?!?BR>   
      采和聽了,呆著臉,只是不語。月英料他一時未能轉變,也很諒他未嘗世味,當然不易醒悟。因即笑了笑,說道:“哥哥既不能聽我的話,我卻先有一事要求哥哥。就是婚姻之事,妹子只能耽個名兒,若要逼我實踐夫妻之禮,妹子便當即時出門。非至道修成功,哥哥墮劫日深之時,決不相見的了?!辈珊吐犃?,仍是一言不發。他那意中,自然很不以為然。
      
      小夫妻倆正在秘密會議之際,忽見家中傭人們紛紛趕來,一見二人,忙喊道:“公子們還不進去。老爺的病十分危險。馬上就要……”說到這個“要”字,早把采和的魂靈嚇出軀殼之外。月英卻把住了他,附耳說了一句。采和點點首,慌慌張張進宅去了。月英也跟了進去。
      
      未知藍文為何一時劇病,卻看下回分解。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久久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
  • <menu id="4aseg"><tt id="4aseg"></tt></menu>
    <nav id="4aseg"></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