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h7x9"><th id="xh7x9"><th id="xh7x9"></th></th></form>

    <form id="xh7x9"><th id="xh7x9"><th id="xh7x9"></th></th></form>

    <em id="xh7x9"><span id="xh7x9"><span id="xh7x9"></span></span></em>

      <sub id="xh7x9"><listing id="xh7x9"><menuitem id="xh7x9"></menuitem></listing></sub>
      <form id="xh7x9"><th id="xh7x9"><th id="xh7x9"></th></th></form>
      <strike id="xh7x9"><p id="xh7x9"></p></strike>
      <noframes id="xh7x9"><address id="xh7x9"></address><em id="xh7x9"></em>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洗漱間的哭聲

      發布時間:12-29    來源:故事百科

       一
        崇明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板,他從十年前進入房地產行業,到現在已經榮升為全省房地產行業的老大,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百萬富翁,但崇明并不因此而擺闊,他一向在別人面前都表現出一副很有深度的模樣,讓人琢磨不透,于是大多數人都是對他必恭必敬的,可唯一有一個女人,卻老是和他作對,那個女人是另一家房地產公司——新房房地產公司的老總。
        崇明一直在暗中調查那個女人的來歷,可查來查去,竟沒有查出任何關于她和她家庭的資料,崇明只知道那個女人姓白,但叫什么,就不得而之了,甚至于媒體報道時都是說白總,于是那個女人究竟是怎樣的來歷和背靜,則成為了讓崇明頭疼的事,她一直不露面,公司的一切事情都由她任命的副總全權代理。

        崇明坐在辦公室里,他點燃起一根哈德門的香煙,吸一口又吐出去,煙圈在半空里緩緩地擴散著,直至消失不見,秘書在外面敲著房門,崇總,我能進來嗎?崇明依舊坐在轉椅上發著楞,這些日子是活見鬼了,崇明在夜里老是睡不好覺,原因就是每到十一點鐘的時候,他就能聽見洗漱間的門在吱啾吱啾地響著,像是有人在那里不停地推來推去,而崇明每每下床小心翼翼地向洗漱間走去的時候,那門突然間便又不響了,崇明認為可能是因為風的原因,洗漱間的窗戶已經壞了,夜里風老是吹進來,崇明早就跟秘書說過了,讓她去找修理工修理一下。但那個秘書做事拖拖拉拉的,到現在連這件小事都沒做好,不過崇明還是沒有辭退她,因為他曾經和她有過一夜情。
        那一夜,因為公司竟標成功,所以董事會安排了一場酒會,正是在那次酒會上,崇明認識了當服務員的她,她那時穿著一身工作服,大大的眼睛,修長的腰,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崇明,而那一段時間,因為老婆不在家,所以崇明很是煩躁,整天一個人睡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怎么也睡不著。酒會上崇明一直在盯著她看,而她也一點都不害羞,出乎崇明的意料,她很大方,對著他很開朗地微笑著,滿臉的溫和,眸子里滿是星光閃爍。
        酒會之后,崇明就和她攀談上了,小姐,請問你貴姓?
        白。我叫白娟,你可以叫我娟子。說完之后,她便又笑著,嘴角旁現出清晰的靨窩,就仿佛清泉,很誘人,很好看。
        你們什么時候下班???崇明趁機問了一句。
        晚上十一點。
        崇明看了一下勞力士表,已經是十點半了,那我等你一下吧,順便開車送你回家。
        家?她突然間苦笑了一下,我沒家,家里人都死光了。
        噢,對不起。
        沒關系。

        那天晚上,崇明一直等到十一點,酒點關門,他的汽車便緩緩地向他家駛去,也正是在那天晚上,他和她做了愛,之后崇明就在西湖給她買了一套別墅,并安排她做了自己的秘書。
        崇總,我能進來嗎?門還在不停地響著,崇明搖了一下頭,醒過來了,他呼出一口氣,端起放在辦公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不耐煩地說了一句,門沒關,進來吧。
        白娟推開門進來了,她拿了一份文件,遞給崇明,請他簽個字,崇明瞄了一眼,翻到頁底,寫了兩個字——崇明。然后遞給她,白娟笑了一下,轉過身就要走,崇明喊住了她,噢,白娟,上次我讓你找修理工修窗戶的事,你快點辦。
        我中午就會帶他去的。
        好了,沒什么事了,去忙吧。崇明揮了一下手。
        白娟走向房門,推開,走出去,又關上房門。崇明又將頭向后靠在轉椅上,妻子去外地出了差,他也沒去西湖別墅找白娟,這一陣子因為新房公司的事,他煩著呢,特別是這次和新房競爭一項大的工程建設項目,他又失敗了。
        二
        中午的時候,崇明沒有回家,一個人去了酒吧喝悶酒,在酒吧里,崇明呆了很久,他出來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漆黑的夜,一望無邊,像是被墨汁渲染一樣,天穹里沒有一顆星,崇明打開車門,突然間想起了白娟,便開車去了西湖別墅,車子由燈火通明的馬路一直駛進一片黑暗的樹林中,遠方是黑色的仿佛簾幕一般的山,樹林里很安靜,車輪和地面摩擦著細微的聲音,很快,穿過樹林,又行了一段路,崇明便看到了白娟的住處,在一片樹林的籠罩下,崇明下了車,一陣涼風迎面吹來,讓崇明禁不住打了個冷顫。
        崇明環視了一下四周,一片漆黑,甚至連一聲鳥鳴都沒有,崇明看到白娟別墅的二樓亮著燈,便裹緊了大衣,徑直穿過花圃,向房門走去,然后掏出鑰匙,沒有按門鈴,他想給白娟一個驚喜,防盜門鑰匙在鋸齒的鎖孔里轉動了一圈半,門打開了,客廳里,一片黑暗,崇明掏出打火機,打起火,躡手躡腳地向前走著,一直走到樓梯口,二樓皎潔的光線飄灑在樓梯上,咖啡色的階梯一層連著一層婉娩蜒蜒地往上伸展,崇明熄滅了火,扶著梯把向上走,走到將近一半的時候,二樓突然間熄滅了燈,接著崇明的面前便漆黑一片。

        整個房間都是一團黑,沒有一絲聲音,崇明以為是白娟熄燈睡覺了,又打起火,繼續向上走,到了二樓,崇明便走向白娟的臥室,推開門,臥室里一片漆黑,白色的床上面床單落到了地上,崇明模模糊糊地看到好象有一個人睡在那里,便想到是白娟,白娟,白娟。崇明喊了兩聲,沒人回應,而那原先挨著地面的白色的床單,突然間一下全落了下來,接著崇明抬起頭,看到窗簾被風吹得揚的很高。
        崇明走近床鋪,又喊了兩聲,仍沒人回應,他便掀起床單,只有一堆衣服,都是白娟的。
        接著崇明便起身去開燈,走到開關旁,摸了一下,才發現開關早已是開著的,難道停電了,這該死的供電公司!崇明埋怨了一句,但他立刻又呆住了,原因是他居然又聽到了洗漱間的門在吱啾吱啾地響,難道白娟這里的窗戶也壞了?但崇明并不打算回到原先的住處了,他想既來之,則安之,白娟肯定不久就會回來的,他又想到今天公司的員工都加班。
        崇明并沒有在意洗漱間的門響,喝了太多的酒,酒精在他的體內起作用了,崇明感到頭很暈,便躺在了床上,那洗漱間門的吱啾吱啾聲越來越響了,響的讓崇明害怕,讓崇明心慌意亂,崇明只躺了一會,便呆不住了?;钜姽砹?!崇明說了一句,剛想去看個究竟,但接下來的哭聲卻讓崇明一下子呆住了,他毛骨悚然,全身起滿了雞皮疙瘩。
        那哭聲居然是一個女人的哭聲!
        是誰?是誰?這屋子里難道還有第三個人!崇明嚇得滿頭大汗,他想立馬站起來,沖出去,然而腿都已經發軟,他站不起來了。
        嘟!嘟!嘟!手機響了,是一條短信,崇明打開一看,他呆住了,那屏幕上居然顯現著,崇明,今晚你的死期到了。而與此同時,那洗漱間的哭聲越來越響,風更大了,呼呼的響,像是幽靈的哭泣,將蒼白的窗簾吹得飛揚著,飛揚著,鬼,鬼,鬼。崇明驚呼著,他雙手顫抖地去撥白娟的手機號碼,一遍一遍地撥,但手機里一直傳出一個聲音,對方已關機。但崇明還是撥,終于撥通了,崇明將手機放在嘴邊,哆嗦著說,白娟,白娟!
        那邊的白娟不說話,接著崇明只聽到一聲,啊——手機便突然失去了信號,崇明的手機咣的一聲摔在了地面上。樓梯上傳來人的腳步聲,崇明再也堅持不住了,他捂著耳朵,發瘋一般地沖了出去,沖到樓梯口,樓梯上一片安靜,腳步聲沒了,洗漱間那個女人的哭聲也停了,崇明轉過身,徑直向洗漱間走去,洗漱間的門敞開著,崇明走了進去,仰起頭,看到窗戶果然壞了。

        水龍頭里的水突然間一下沖了出來,崇明的心陡然一驚,他伸出手,試著去關,卻無論怎樣用力都關不上,接著崇明看到那水龍頭里居然流得滿是散發著腥味的血液,崇明驚叫著向后退了幾步,卻感到后面有一個人在拍他的肩膀,他轉過身,什么都沒有。
        崇明,崇明,我死得好怨??!
        崇明感到聲音就在他耳旁,他立刻沖了出去,下了樓梯,沖出別墅,打開車,啟動,瘋狂地將時速開到最大,車像一個發瘋的鬼一般,傳出林子,在駛在山路上的時候,那個女人的哭聲突然間又響了,并且崇明聽的清清楚楚,她就在自己的后座,崇明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瘋狂地開車,他轉過臉去,居然看到白娟,她滿臉是血,她穿著睡衣,頭發披散著,她向他伸出手,手指都露出了骨頭,接著崇明看到白娟的臉突然間變形了,溢出腦漿。
        啊——
        崇明的車沖出了山路,掉進了山澗里,車子翻滾了幾下,已經殘破不堪。
        崇明死的時候,公安機關正在到處緝拿他,因為懷疑他和三年前一樁命案有關,在那次命案里,崇明開車撞死了一個女人,然后逃之夭妖,而那個死去的女人正是叫白娟。
        與此同時,那個新房房地產公司的白總也突然間消失,新房公司解體,一些董事會成員相繼暴病身亡。

       一
        崇明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老板,他從十年前進入房地產行業,到現在已經榮升為全省房地產行業的老大,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百萬富翁,但崇明并不因此而擺闊,他一向在別人面前都表現出一副很有深度的模樣,讓人琢磨不透,于是大多數人都是對他必恭必敬的,可唯一有一個女人,卻老是和他作對,那個女人是另一家房地產公司——新房房地產公司的老總。
        崇明一直在暗中調查那個女人的來歷,可查來查去,竟沒有查出任何關于她和她家庭的資料,崇明只知道那個女人姓白,但叫什么,就不得而之了,甚至于媒體報道時都是說白總,于是那個女人究竟是怎樣的來歷和背靜,則成為了讓崇明頭疼的事,她一直不露面,公司的一切事情都由她任命的副總全權代理。

        崇明坐在辦公室里,他點燃起一根哈德門的香煙,吸一口又吐出去,煙圈在半空里緩緩地擴散著,直至消失不見,秘書在外面敲著房門,崇總,我能進來嗎?崇明依舊坐在轉椅上發著楞,這些日子是活見鬼了,崇明在夜里老是睡不好覺,原因就是每到十一點鐘的時候,他就能聽見洗漱間的門在吱啾吱啾地響著,像是有人在那里不停地推來推去,而崇明每每下床小心翼翼地向洗漱間走去的時候,那門突然間便又不響了,崇明認為可能是因為風的原因,洗漱間的窗戶已經壞了,夜里風老是吹進來,崇明早就跟秘書說過了,讓她去找修理工修理一下。但那個秘書做事拖拖拉拉的,到現在連這件小事都沒做好,不過崇明還是沒有辭退她,因為他曾經和她有過一夜情。
        那一夜,因為公司竟標成功,所以董事會安排了一場酒會,正是在那次酒會上,崇明認識了當服務員的她,她那時穿著一身工作服,大大的眼睛,修長的腰,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崇明,而那一段時間,因為老婆不在家,所以崇明很是煩躁,整天一個人睡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怎么也睡不著。酒會上崇明一直在盯著她看,而她也一點都不害羞,出乎崇明的意料,她很大方,對著他很開朗地微笑著,滿臉的溫和,眸子里滿是星光閃爍。
        酒會之后,崇明就和她攀談上了,小姐,請問你貴姓?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制服丝袜人妻在线无码,中文字幕制服丝袜人妻动态图,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人成午夜高潮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