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h7x9"><th id="xh7x9"><th id="xh7x9"></th></th></form>

    <form id="xh7x9"><th id="xh7x9"><th id="xh7x9"></th></th></form>

    <em id="xh7x9"><span id="xh7x9"><span id="xh7x9"></span></span></em>

      <sub id="xh7x9"><listing id="xh7x9"><menuitem id="xh7x9"></menuitem></listing></sub>
      <form id="xh7x9"><th id="xh7x9"><th id="xh7x9"></th></th></form>
      <strike id="xh7x9"><p id="xh7x9"></p></strike>
      <noframes id="xh7x9"><address id="xh7x9"></address><em id="xh7x9"></em>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民間鬼故事 > 正文

      絕世鬼王

      發布時間:04-13    來源:故事百科

      第一章節 鬼娃的誕生
      八十年代,在黑龍江某處的一個偏僻小村子。這里地處平原,到處是荒草凄凄的大草甸子,由于自然環境適合野獸的生存,所以草甸子里狼群野獸活動很是猖獗。
      村子就坐落在草甸子旁邊一條省道的旁邊。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伴隨著一道閃電,一聲驚雷,一個女娃娃呱呱落地誕生在了一戶普通的農戶家里。
      這戶村民姓王,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戶主叫王權義,媳婦紅梅要生孩子了,這個已經是夫妻兩的第三個孩子。
      女娃剛生下來,就嘰里咕嚕的瞪著她那雙黑黝黝的大眼鏡,轉動著小小的腦袋,四處的瞄著,隨即咯咯咯的笑出聲來。伴隨這女娃的笑聲,大家驚異的發現,女玩嘴里竟然有兩顆長長的尖尖的牙齒!

      全家人都驚異的看著,這個剛生下來就會咯咯發笑長著兩顆尖尖牙齒的女娃,不由得感覺一陣怪異。孩子白白胖胖,蓮藕一樣的四肢胡亂的搖擺著,一骨碌竟然爬了起來。
      爬到剛剛生產的媽媽紅梅面前,抬起她那胖嘟嘟的小手撫摸著紅梅的臉,嘴里嘟囔著誰都聽不懂的語言
      嘟囔了幾句,就在大家都在愣神的時候。女娃咯咯笑著轉回來腦袋,臉上露出一個怪異邪惡的神情,齜著牙張著嘴嗖的一聲就蹦到接生婆的身上。
      接生婆嚇得倒退了一步坐在了地上,只見女娃兩只胖嘟嘟的小胳膊就死死的摟住了接生婆的脖子。
      嘴里不知道嘟囔著什么,咯咯怪笑了兩聲,張著長著兩顆尖尖牙齒的小嘴,照著接生婆的脖子就咬了下去接生婆??!的一聲大叫,慌亂的舞動雙手想把身上的女娃給拽下來。
      這時候屋子里的人都醒過腔來,都上前幫忙把女娃從接生婆的懷里往下拽。耳邊只聽得漬漬的允吸聲,接生婆痛的滿地打滾哀嚎著。
      好不容大家才把女娃從接生婆的身上給拽了下來,女娃張著她那血呼呼的小嘴,還在伸出粉嫩的小舌頭兀自的舔舐著唇邊的鮮血。
      把女娃扔到炕上,大家七手八腳的扶起還在地上捂著脖子哀嚎的接生婆。只見接生婆的脖子上有兩個深深的血洞,還在突兀的往外一股股的冒著鮮血。
      眾人慌了手腳,慌亂的想拿東西把接生婆脖子上的小洞給堵上,無奈怎么堵也堵不上,眼看著接生婆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嚎叫聲也慢慢的弱了下來,不一會就眼白上翻咽了氣。
      死了人了!大家再一回身看著被扔在炕上的女娃,這時候就像沒事人一樣已經躺在炕上安靜的睡著了
      第二章節 扔不掉的鬼娃
      一屋子的人都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呆立在那里,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好了!不對!;王權義看著炕上安然入睡的女娃大叫一聲不對,這孩子生來就喝人血,這一定是個鬼娃娃!我們不能留下她,怎么辦?怎么辦?;
      王權義抬頭用征詢的眼光看著屋子里的所有人,希望大家給出個主意。滿屋子的人沒有人說話,沒有人應聲,都跑到門口的位置驚懼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產婦紅梅也一步從炕上跳到地上,不安的看著自己那個剛生下來正在熟睡的女兒。女娃正睡得香甜,紅撲撲的小臉蛋上掛著甜甜的笑容,長長的睫毛上下抖動著,乖巧的模樣好惹人憐愛!
      紅梅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擦拭著腮邊的淚水悲戚的看著自己的丈夫這是我們的孩子!怎么就會喝人血了呢?當家的,你快想想辦法,救救我們的孩子吧!;

      救!怎么救?你沒看見她都殺了人了嗎?不行,這孩子說什么都不能留下來!我要把她扔掉,扔的遠遠的。;說著王權義來到外屋地上,隨手拿起一個籮筐。
      王權義伸手把炕上正在熟睡的女娃抱起來放到籮筐里,轉身就向茫茫的黑夜里走去身后傳來媳婦紅梅那凄慘的哭聲
      王權義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手里拎著籮筐抹著眼淚向公路另一側的草甸子走去。孩子,不要怪爸爸心狠,是你投錯了胎,下次投胎記住要好好做人,不能再害人了!;
      話音剛落,一個稚嫩的小女孩的聲音響了起來爸爸,你要把我扔到哪里去呀?我不會走的咯咯;
      ??!;王權義嚇得手一哆嗦,啪的一聲把籮筐扔在了地上,轉身就往回跑,一路上都沒敢回頭看一眼。
      等王權義哆哆嗦嗦的跑回到家里的時候,進屋驚異的發現,女娃正咯咯大笑著,坐在自己家的炕上看著剛走進來的王權義。
      王權義傻眼了,全家人都傻眼了??粗簧夏莻€咯咯笑著的女娃束手無策,不知道應該怎么辦了!
      爸爸,你們別想著扔掉我。我是你們的女兒,你們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女娃說完自顧自的四仰八叉的躺在了炕上,閉上眼睛似乎又很享受的睡著了。
      第三章節 鬼娃造孽
      扔又扔不得,養又養不得,這可愁壞了王權義夫妻倆。第二天一大早上,接生婆的家里人就找上門來鬧了起來,要求王權義一家就接生婆無辜枉死的事情給一個合理的說法。
      這王權義能給什么說法呢!人是被剛出世的孩子咬死的。面對接生婆一家的質問,王權義這個老實巴交的農民頹喪的蹲在地上,不住聲的打著唉聲!
      接生婆的家人要求王家血債血償,殺人償命天經地義。紅梅一看,撲通一聲就給接生婆的家人跪下了。
      我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求你們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們一家人吧!我們會想辦法籌錢來給你們補償的!;面對紅梅的苦求,接生婆一家就是不答應不行,殺人償命,你們家就是要用命來賠!;
      就在大家吵吵嚷嚷不休的時候,眾人的爭吵聲驚動了躺在炕上正在熟睡的女娃娃。只見女娃伸了一個懶腰,打著哈欠坐了起來。

      睜開黑黝黝的眼睛四處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一群人,齜著呀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小臉,而后咯咯怪笑著看著大家
      不好!快跑!;王權義太熟悉這個笑容了,他大叫一聲拉扯著眾人,讓眾人趕緊跑出屋子去。
      無奈接生婆的家里人并不知道女娃的厲害,都甩開王權義的拉扯,兀自的還在那里氣勢洶洶的爭吵著讓王家人陪命。
      女娃咯咯怪笑著瞬間撲到一個男人的身上,張開嘴露出兩個尖尖的牙齒照著男人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一切都發生的那么突然,沒等大伙明白過來的時候,男人已經哀嚎著躺在地上打起滾來。
      快!快把孩子拉下來!快呀!;王權義一個箭步來到滾落在地上的男子面前,拼命的向下拉扯男子身上的女娃。
      眾人驚醒過來都紛紛上前幫忙,無奈那女娃力氣大的出奇,一群人費了九牛二虎的力量,才勉強把咯咯怪笑的女娃給拉了下來。
      那娃滿嘴的鮮血順著嘴角滴滴向下流淌著,張著血呼呼的小嘴咯咯咯的笑個不停。王權義恨恨的把女娃一把扔在炕上,轉回頭再看躺在地上的男子,已經白眼上翻,轉眼就沒了氣息。脖子上留下了兩個深深的血窟窿
      沒有人再爭吵了,也沒有人要求王權義一家償命了,悲痛的抬著地上的接生婆和男子的尸體急匆匆的走掉了
      再看看被王權義扔在炕上的女娃,蹦蹦跳跳的跑起來,光著身子跑出大門消失在人們的視線里
      兩個時辰以后,警察來到了王權義的家里。經過無數次的詢問,和在場人的指證都證明,人是剛出生的娃娃殺的,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娃,這是一個喝人血的鬼娃娃!
      第四章節 抓捕鬼娃
      警察局召開了一個緊急會議,會議一致決定要盡快抓捕鬼娃,還接生婆一家一個公道。另外也擔心這個怪異的女娃再制造新的慘案!
      就這樣全民都動員起來,挑選精壯的勞動力配合警察的行動。由于不知道鬼娃現在在哪里,村子又地域遼闊,居民分散居住。
      所以把人分成兩組,一組在王權義家里埋伏等待女娃出現,另一組在村子周邊分散巡邏查找鬼娃的蹤跡。
      就這樣,針對抓捕鬼娃,撒下了一個大網,靜靜的等待鬼娃的出現。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夜幕悄悄的降臨了。
      夏天的夜晚掛著涼爽的風,吹到身上感覺很是愜意!等待了一天的人們似乎都已經很是疲倦了。

      正當負責在村子外圍尋找鬼娃的人都懈怠下來的時候,咯咯咯一陣孩童的笑聲,一個幼小的胖嘟嘟的小娃娃出現在大家面前。
      只見她渾身上下粉嘟嘟的胖乎乎的,瞪著一雙黑黝黝的大眼睛咯咯咯怪笑著從公路上向村子里走了過來。
      是那個女娃,那個喝人血的鬼娃!有人認出了她,大叫一聲轉頭就跑。;快!快抓住她。幾個警察分散開奔著鬼娃就包抄了過來。
      鬼娃站住小小的身形,瞪著大大的眼睛細細打量著眼前的一群人。你們是誰?我要回家,別擋著我的路。
      幾個民警上下打量著眼前的所謂的會喝人血,會殺人的鬼娃這個就是那個鬼娃?怎么可能,你們看!多么可愛的一個孩子??!太可愛了!
      是??!搞錯了吧!這是誰家的孩子,真是太可愛了!幾個人怎么也不會相信眼前這個胖嘟嘟粉嫩嫩的孩子會是什么喝人血的鬼娃。
      不管怎樣,先抓住再說吧!說著幾個人上前就奔鬼娃撲了過來,想把鬼娃抓住再說。
      鬼娃看著撲過來的幾個人,咯咯咯怪笑著一晃身形漂移出好遠,轉身咯咯咯笑著跑進了村子。
      第五章節 鬼娃再次造孽
      幾個人一看都愣住了,還真有點邪乎!怎么一轉眼人就從眼皮子地下跑出去了?幾個人相互看了一眼追!;領隊的喊了一聲,幾個人匆匆忙忙的向村子里追了過去。
      追到村子里王權義的家里一看,王權義家的院子里已經黑壓壓的圍了不少的人。鬼娃正站在院子中央,臉上還是掛著那詭異的笑滿不在乎的看著大伙。
      這時候不知是誰喊了一聲用漁網網住她!;一張漁網在村民的手里沖著鬼娃就罩頭撒了下來
      眼看著鬼娃就被網在了里面,眾人上前把鬼娃按在地上,緊緊的用漁網把鬼娃渾身上下纏了個結結實實。

      王權義媳婦大叫一聲就撲了過來放開我的女兒,放開我的孩子!你們不要傷害她,她還是個孩子??!;王權義上前一把把媳婦紅梅拉開,抱著哭喊不止的紅梅拉扯著拽到屋里,死死的把門關上了。
      再說院子里,大伙把鬼娃上上下下捆了個結實,塞到警車上就要把鬼娃帶走。就在警車發動還沒有開走的時候,不對!鬼娃人呢?;警車的后座子上只剩下一堆空空的漁網,鬼娃不見了。
      咯咯咯一陣孩童的尖笑聲在院子里想起,伴隨著咯咯咯的笑聲,有人??!;的一聲倒在了地上,鬼娃正趴在那個人的身上,嘴里漬漬的響起了允吸的聲音。
      快!快拉開她!鬼娃又開始喝人血了!警察跳下車來,掏出手槍對著地上的鬼娃。無奈鬼娃和那個人在地上不停的滾動著,警察也是干著急怕誤傷,不敢輕易開槍。
      眾人撲上去七手八腳的好容易把鬼娃從那個人身上拉了下來,按倒在地上。鬼娃咯咯咯笑著,突然沖著眾人呼!的一聲,張嘴吐出一團黑煙。瞬間一股腥臭的氣味彌漫在空氣中
      撲通,撲通幾聲,院子里的人接二連三的倒了下去。不好!黑煙有毒!;剩下的人都紛紛向院子外面跑去,躲避那帶著腥臭氣味的黑煙。
      鬼娃咯咯咯大笑著,看著紛紛逃散的人們,帶著滿意的笑咣當一聲踢開自家的房門,進屋躺在炕上四仰八叉的睡覺去了。
      第六章節 王權義痛下殺手
      鬼娃安安靜靜的躺在炕上睡著了,王權義夫妻倆嚇得跑到了院子里。院子里橫七豎八的躺著十幾個人,也不知是死了還是怎么了?
      王權義炸著膽子上前一看,我的媽呀!只見地上躺著的人一個個的都膚色暗黑,七竅流血,呲牙瞪目,面目扭曲,神情猙獰可怖,看樣子都無一例外的都已經到地府報道去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王權義是怒從心頭起,惡從膽邊生。想著自己家里出了這樣一個孽障,害死了這么多無辜的鄉親們,自己怎么對得起土生土長的父老鄉親。
      瞬間眼淚就流了下來,哽咽著隨手抄起門邊的一個木棒,轉身來到屋里,沖著炕上正在熟睡的鬼娃就要砸下去
      當家的你要干啥?紅梅一把摟住王權義的胳膊就跪了下去。;當家的,你要打就先打死我吧!孩子是我生的,就讓我們娘兩一起下地獄去給鄉親們償命去。說完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王權義紅著眼睛一把推開跪在地上的紅梅,舉起手中的木棒就對著鬼娃的頭部砸了下去。
      眼看著木棒就砸到了鬼娃身上,忽然王權義就覺得眼前人影一閃,木棒重重的砸在了炕上,啪!的一聲,震落從王權義的手中飛了出去,哐啷啷落在了炕上。
      就在王權義一愣神的當口,鬼娃悄無聲息的站在了王權義的面前,紅著眼睛惡狠狠的看著王權義,齜著牙,作勢就要向王權義撲過來
      不!被王權義推倒在地上的紅梅大叫一聲,上前緊緊的把鬼娃抱在了懷里。這還是從鬼娃出生以來,母女兩個第一次擁抱在一起。
      鬼娃抬起胖嘟嘟的小手細細的撫摸著媽媽的額頭,瞪著黑黝黝的大眼鏡溫順的趴在紅梅的懷里。
      媽媽!媽媽!;鬼娃的幾聲媽媽,把紅梅的一顆心叫的好痛好痛!孩子,我不知道你從哪里來的?為什么會這樣?孩子你離開這個家吧!不要再回來了。這里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不是媽媽狠心不留你,實在是你作孽太多,容不得你,孩子你走吧!走得遠遠的,永遠不要再回來。;
      紅梅抱著鬼娃哽咽的泣不成聲,催促著鬼娃離開這里,遠遠的走開不要再回來了。紅梅抱著鬼娃慢慢走到公路邊上,哭著把鬼娃放在了地上,轉回頭哭著跑回到了家里。
      鬼娃站在那里,呆呆的看著母親漸漸的消失在視線里,豆大的淚珠順著鬼娃那張粉嫩嫩的小臉蛋就滾落了下來。
      第二十九章 閻王相助了塵
      正在了塵被天羅地網罩在里面不得動彈的時候,突然憑空一口血雨噴灑了下來落在天羅地網上,頓時天羅地網消失的無影無蹤。
      哈哈哈一陣大笑,閻王爺徐徐從空中落下來到眾人面前。閻君你是何意?;鬼王怒視這閻王爺難道今日你要給這妖魔助陣?;
      他是魔你是鬼,你說我會幫助誰呢?他再成魔也要在我的控制之下。而你們就不同了,一個冥界怎么可以有兩個君王?;閻王爺陰測測的笑著我要是今日不助他消滅你們,那日后兩個鬼王,并且還有一個是絕世鬼王,你說我這金鑾殿還能做的安穩嗎?;

      你作為冥界之首一代閻君怎么可以這樣心胸狹隘?想當初你助那道士囚禁我千年之苦,還差點取了我們陰界兩代鬼王的性命,我都沒與你計較。好好好!今日就讓我們新帳老賬一起算算,來吧!今日我們陰界,冥界,魔界來一場大戰,來了卻我們千年的恩怨!;
      就這樣三界的首領四個人分成兩伙纏斗在了一起,直斗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從天明打到日落,又從日落斗到天明,一時之間難分上下,打的是難解難分,神鬼動容。
      世間的人類只遠遠的看見山崩地裂,火光滾滾濃煙沖天!各大新聞記者蜂擁而至,來到黑龍山上爭相搶拍頭條。
      各媒體爭相報道黑龍山又發生了史上第三次火山爆發,巖體伴著山石灰噴泄而下形成了壯觀的奇異景象!
      就在三界首領昏天暗地的打斗到第三日的頭上,天空咔咔咔傳來幾聲巨響!一束暖暖的光暈從天空中投射而下。
      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伴隨著幾聲驚雷,一陣瓢潑的大雨,黑龍山上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從此三界劃分出了明確的分界線,彼此不許越雷池一步,否則就會遭受天譴飛灰湮滅!
      一代絕世鬼王妖姬和老鬼王統領僵尸一族!閻王爺統領陰界輪回之道!了塵統領世間修行的妖魔!
      在雨后的天空偶爾就會出現一個絕代美女的笑顏,一雙柔情似水的大眼鏡狐媚的看著世間的一切!

      第一章節 鬼娃的誕生
      八十年代,在黑龍江某處的一個偏僻小村子。這里地處平原,到處是荒草凄凄的大草甸子,由于自然環境適合野獸的生存,所以草甸子里狼群野獸活動很是猖獗。
      村子就坐落在草甸子旁邊一條省道的旁邊。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伴隨著一道閃電,一聲驚雷,一個女娃娃呱呱落地誕生在了一戶普通的農戶家里。
      這戶村民姓王,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戶主叫王權義,媳婦紅梅要生孩子了,這個已經是夫妻兩的第三個孩子。
      女娃剛生下來,就嘰里咕嚕的瞪著她那雙黑黝黝的大眼鏡,轉動著小小的腦袋,四處的瞄著,隨即咯咯咯的笑出聲來。伴隨這女娃的笑聲,大家驚異的發現,女玩嘴里竟然有兩顆長長的尖尖的牙齒!

      全家人都驚異的看著,這個剛生下來就會咯咯發笑長著兩顆尖尖牙齒的女娃,不由得感覺一陣怪異。孩子白白胖胖,蓮藕一樣的四肢胡亂的搖擺著,一骨碌竟然爬了起來。
      爬到剛剛生產的媽媽紅梅面前,抬起她那胖嘟嘟的小手撫摸著紅梅的臉,嘴里嘟囔著誰都聽不懂的語言
      嘟囔了幾句,就在大家都在愣神的時候。女娃咯咯笑著轉回來腦袋,臉上露出一個怪異邪惡的神情,齜著牙張著嘴嗖的一聲就蹦到接生婆的身上。
      接生婆嚇得倒退了一步坐在了地上,只見女娃兩只胖嘟嘟的小胳膊就死死的摟住了接生婆的脖子。
      嘴里不知道嘟囔著什么,咯咯怪笑了兩聲,張著長著兩顆尖尖牙齒的小嘴,照著接生婆的脖子就咬了下去接生婆??!的一聲大叫,慌亂的舞動雙手想把身上的女娃給拽下來。
      這時候屋子里的人都醒過腔來,都上前幫忙把女娃從接生婆的懷里往下拽。耳邊只聽得漬漬的允吸聲,接生婆痛的滿地打滾哀嚎著。
      好不容大家才把女娃從接生婆的身上給拽了下來,女娃張著她那血呼呼的小嘴,還在伸出粉嫩的小舌頭兀自的舔舐著唇邊的鮮血。
      把女娃扔到炕上,大家七手八腳的扶起還在地上捂著脖子哀嚎的接生婆。只見接生婆的脖子上有兩個深深的血洞,還在突兀的往外一股股的冒著鮮血。
      眾人慌了手腳,慌亂的想拿東西把接生婆脖子上的小洞給堵上,無奈怎么堵也堵不上,眼看著接生婆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嚎叫聲也慢慢的弱了下來,不一會就眼白上翻咽了氣。
      死了人了!大家再一回身看著被扔在炕上的女娃,這時候就像沒事人一樣已經躺在炕上安靜的睡著了
      第七章節 村里來了一個道士
      事情并沒有因為鬼娃的離開而結束。就在鬼娃走后的第五天頭上,一個風塵仆仆的道士打扮的人來到了這個偏僻的小山村。
      一身青嗖嗖的道袍,背上背著一把桃木劍。頭上扎著一個抓髻,腳上登了一雙千層底的布鞋,打著白色的綁腿。面容清瘦,三角眼,斗雞眉,蠟黃的臉上長著幾縷不長的山羊胡子。
      一進村子,道士就問過路的村里人村子里近日可有人家生了一個和平常孩子不一樣的女童?;
      村里人一聽說:額?你怎么知道?;于是就把王權義家的關于鬼娃的一切事情都對道士講述了一遍。;
      說你可不知道那個小鬼有多厲害!害死 好多個人了!道士一聽立時喜形于色你們放心,我就是那鬼娃的克星,今個我前來就是來收取那鬼娃性命的。;
      可是那個鬼娃已經走了,聽說是被那王權義的老婆給送走的。;村民不無惋惜的說你要是早點來,是不是也不會有那么多的人死在鬼娃的手里,嗨!;

      什么?被送走了?送到哪里去了?;道士一聽,臉上立馬就變了顏色,焦急的追問村民鬼娃被送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反正好幾天沒見到了。至于送到哪里,這個你得去問問鬼娃那個媽媽去,聽說是她送走的。;村民熱情的前邊帶路走,我送你去王權義他們家,你自己去問問他們吧!;
      就這樣村民把道士帶到了王權義家的院子前這個就是他們家,你自己進去問吧!我還有事,我先走了。;村民轉身忙自己的去了。
      道士走進這個低矮的土坯搭成的房子里,王權義兩口子正在吃飯。無量天尊!;道士沖著王權義兩口子打了一個稽首。
      王權義兩口子猛然看見進屋一個道士,慌忙都起身搬凳子讓道士坐了下來。村子地處偏僻,平常一個陌生人都很少來,何況來的是一個道士。
      王權義兩口子看著道士坐下來,唯唯諾諾不安的站立在了一旁。請問施主,家中可有一個出生不久的女娃娃。;
      一聽是沖著鬼娃來的,紅梅這心里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仡^看看站在一旁的丈夫,一時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是好。
      看著猶猶豫豫的夫妻倆,道士摸著那幾縷山羊胡子,你們可能不知道!這個孩童是千年尸身孕育出來的一個鬼。聰明絕頂,毒辣異常!如果不把她抓住的話,很快她就會吸食人血長大,到那個時候就沒有人能降服得了她了,那天下的蒼生可就要遭受涂炭了!;
      聽到這里,夫妻兩都嚇得驚出一身的冷汗。王權義扯了一下媳婦的衣角快告訴道長,你把那孩子送到哪里去了?;
      我我就把孩子送到公路邊上我就回來了,孩子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告訴她走的遠遠的,離開這里。;紅梅不情愿的小聲嘟囔著。意思就是孩子已經走了,你們不用找了,就是找也找不到了。
      第八章節 鬼娃的出處
      道士一聽,站起身來哈哈一笑我明白了,不妨事,我會找到她的。哈哈等到晚上你們和我一起去找他吧!;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留下愣愣站在屋里的王權義夫妻兩半天才緩過神來。不對,這個道士是會殺了我們的孩子的!不行,今晚我要跟著去看看。;紅梅想起自己那粉嘟嘟的孩子,決定今晚一定要跟著去看看,從心里來說不能讓別人傷害到孩子一點點,不管孩子犯了什么錯。
      你個老娘們家家的,能不能讓我省點心?明知道那不是我們放孩子,那就是一個小鬼托生到咱們家的。今晚你哪也別去,老實的在家里給我呆著,小心我削你!;王權義對著紅梅一頓吼,倒背著手出去了。

      一晃太陽落山了,村子里傳播任何消息都是迅速的。一聽說晚上道士要帶著大家去捕捉鬼娃,那些好信的村民早早的就聚集在了村長家的院子里。
      眼看著夜幕降臨了,天徹底的黑了下來。道士帶領著村民一伙人,拿著鐵鍬叉子,浩浩蕩蕩的就直奔公路對面的荒草甸子而去。
      到了草甸子邊上,道士從懷里拿出一個圓圓的羅盤。拿在手里,看著羅盤那不停抖動的指針,奔著一個方向就追了下去
      眾人隨著道士七拐八拐的追出去大概有一個時辰,在一片荒草戚戚的土包面前道士停住了腳步。
      看看手里的羅盤,指針定定的指在了這里不動了。道士打著手電,四處轉悠了轉悠嗯,就是這里了!;
      道士指著腳下的土包給我挖,那個害死你們親人的鬼娃就在這個土包的下面。幾個村民一聽,掄起膀子照著地面就開始使勁的挖了下去。
      不一會,地面就被大家挖出了一個大坑。當啷一聲,一個村民的鐵鍬就碰到了東西,發出當啷一聲響。
      道士制止了村民的繼續挖掘,彎腰仔細看了看,然后從懷里掏出一個圓圓的小瓶子。打開瓶子蓋,把瓶子放到自己的鼻子地下狠狠的吸了一下,然后又把小瓶子倒了過來。立時粉紅色的粉末從瓶子里四處飛揚了出來。
      嗯,這回挖吧!有了這個,我們就不怕鬼童的尸氣了。道士一邊說這話,一邊緊張的望著坑里。
      隨著不斷的挖掘,一口暗紅色的棺槨漸漸露了出來。
      第九章節 棺槨里的女人
      看到露出的暗紅棺槨,道士一步跳到了棺槨的上面。從懷里拿出一個小小的瓶子,打開瓶蓋,對著嘴喝了一口,然后噗!的一聲噴濺到棺槨蓋上,棺槨蓋上立時冒起了陣陣白煙。
      大家都后退!快!道士一扭身形從棺槨蓋上跳了出來。隨著眾人的四散跑開,砰!的一聲,那坑里的暗紅色的棺槨的棺槨蓋飛了起來,咣啷啷掉落在地上。
      一個穿著一身破爛長裙的女人手里領著一個孩子,出現在眾人面前。鬼??!有鬼??!快跑!人群不是好聲的叫喊著四散逃跑。
      都別動!有我在你們誰都不要怕!都站著別動,你們不跑鬼是不會抓你們的。;聽著道士的話,村民們都疑惑的停住了腳步。
      細一看,那一大一小的鬼還在那里站著,是一動沒動。女鬼穿著一件也看不出來是那個朝代的長裙,由于年代久遠,都腐爛得七零八落的披掛在女鬼的身上。

      頭上亂蓬蓬的一堆亂發,似乎發間還插著幾只珠花,在兀自的胡亂顫抖動著。面如涂蠟,眼白上翻,黑黑的大嘴唇子兩顆尖尖的獠牙支在嘴唇外面。
      身子干瘦的像風中的殘燭,左右搖擺不定。一只骨瘦如柴的骷髏一樣的爪子拉著身邊的孩童。
      鬼娃!是鬼娃。村民都認出了那個讓他們又怕又懼的鬼娃!鬼娃還是一樣的光著身子,蓮藕似的胳膊腿雪白粉嫩的胖嘟嘟的站在了那里。
      看見圍攏在眼前的人群,女鬼低下身子和鬼娃兩個人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說著什么,女人和鬼娃同時發出了喋喋的怪笑
      隨著怪笑聲,女鬼陡起身形,張開一雙干枯的爪子對著道士的面門迎頭就抓了下去。道士大喝一聲爾敢!;從背后拽出桃木劍起身就迎了上去。
      女鬼一見,扭身躲開道士刺過來的桃木劍,沖著道士張嘴就噴出一股黑黑的濃煙。道長小心,那黑煙有毒。;有的村民看出來了那黑煙和那天鬼娃噴出來的黑煙一樣,趕緊四散的跑開。
      別動,不要怕!我已經撒了解藥,都不要動!;道士大叫著不讓大家亂動。但是已經遲了,村民們已經四散跑開了。
      咯咯咯鬼娃看著四散跑開的人群,看準一個人,嗖的就上去,把那個人撲倒在地,趴在脖子上漬漬的喝起血來
      這邊道士被女鬼纏住脫不開身,耳邊聽得那個人凄慘的嚎叫聲,道士刷刷幾劍逼退女鬼,轉回身挺劍就奔著鬼娃刺去。
      鬼娃正喝在興頭上,并不知道危險已經降臨,兀自的還趴在那里漬漬的吸個不停。女鬼凄厲的叫了一聲,飛身擋在了鬼娃的身上。
      只聽得噗!;的一聲,就像劍扎在一堆爛肉上的聲音,女鬼凄慘的叫了一聲,道士的桃木劍深深的扎在了女鬼的身上。
      只見那女鬼轉眼間化作一縷黑煙,慢慢的慢慢的消散不見了!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制服丝袜人妻在线无码,中文字幕制服丝袜人妻动态图,国产成人午夜福利在线观看,人成午夜高潮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