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aseg"><tt id="4aseg"></tt></menu>
    <nav id="4aseg"></nav>
  • 兒童故事百科,給孩子一個有故事的童年 兒童故事大全 - 兒童睡前故事 - 幼兒故事大全
    首頁 > 長篇鬼故事 > 正文

    艷鬼攝魂

    發布時間:07-20    來源:故事百科

      傳言龍華寺里經常鬧鬼,致使寺里的僧人不得不棄寺而去,僧人一走,那寺里的鬼越發猖獗,時不時去城里犯亂,專們吸食人魂魄。

      寧昕澤是個窮書生,家離龍華寺不遠,每日清晨他都聽著龍華寺的鐘聲起床,這幾日不知為何連鐘聲也銷聲匿跡。

      寧昕澤平日還能去龍華寺下擺地攤賣些香火,混口飯吃,如今龍華寺一倒,他的生活來源斷了,日子可不是一般的窘啊!

      這日他一開大門,居然在自家門前發現一袋子金銀珠寶,這讓他十分好奇,這金銀珠寶像是從天而落,于他真是雪中送碳。

      他以為是菩薩顯靈,知他生活潦倒,特送來銀兩救濟他,便想去龍華寺還愿。

      第二日一早他就背著書簍趕去龍華寺,不料還沒到龍華寺,天色突然大變,大雨瓢潑而下,他只能找了個山洞避雨,不想那山洞里別有洞天,外面看是山洞,里面卻是另一個世界。

      放眼望去亭臺樓閣榭盡是,像是進了大戶人家的宅院。

      十多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正在池中沐浴嬉戲。

      一件又一件的彩衣被撩在亭臺上,清脆的笑聲時不時從池中傳來。

      宇昕澤是名書生明白非禮勿視,趕緊識趣地閉上眼,轉身離開。

      池里的女子見有生人闖入,相互使眼嘻笑,你推我,我推你,竟一一從水中步了來。

      她們衣衫盡濕,濕噠噠地粘在身上,勾勒出一個個婀娜有致的身段。

      女子個個嗔笑嬌媚,從骨子里逸發出一股股媚意,圍著寧昕澤直打轉。

      其中一個伸出皓白的玉指,撫了撫寧昕澤的臉。

      “啊!好俊的公子!”女子輕笑道。

      寧昕澤早已嚇得兩腿發軟?;叵脒@荒郊野外居然有這么多舉止奇怪的女子,料想非妖即鬼。

      “睜開眼啊!我們又不是妖,還怕我們吃了你不成!”另一個女子笑道。

      寧昕澤壯大膽幽幽翕開眼。

      這一瞧,他又后悔地趕緊閉上。

      這十多個女子個個衣衫不整,雖然罩著層薄紗,但穿與不穿已無區別,這副姿樣讓他羞得無地自容。

      “對不起!小生無意路過此地,打擾了各位姐姐!”說時背起書簍就要走,卻被一個女子攔了住。

      “想走!這得問下我們姐妹答不答應!”女子嘻笑道。笑聲柔媚,聽得人骨頭發酥。

      寧昕澤自認為自持力極好,可是遇上這幫妖艷至極的女子,他怕自己把持不住失了控,只能一直閉著跟,大念:“罪過!罪過!”

      女子們見他十分無趣,不然變了臉色。

      其中一位年長些的女子面色一冷說:“將他拉去洗干凈,你們誰想吃就吃了吧!”

      “姐姐!這么俏的公子吃了多可惜啊!不如把他送給小妹我當仆人吧!”一個嬌滴滴地聲音響起。

      “月嬋啊!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你要去了,可不要后悔,別說姐姐我沒提醒你!”年長的女子提醒她道。

      這位叫月嬋姑娘抿嘴一笑,撒嬌似的道:“大姐,你就依了我嘛!”

      眾女子見月嬋如此執意,便依了她。

      宇昕澤被月嬋領進了閨房。

      “公子可以睜開眼了!”月嬋掩嘴笑道。

      寧昕澤這才發現這位叫月嬋的女子已將衣裳穿戴整齊,總算松了口氣,倏然又想到什么,說:“你們究竟是何方妖怪,為何要躲在此地迷惑人!”

      “公子這是說得什么話!我們哪里是妖怪,你看我們姐妹,個個美若天仙,我們是可是仙女啊!”月嬋嫣然一笑。

      寧昕澤自然不相信,又說:“那你放我走可好?”

      月嬋見宇昕澤倒是位正人君子,靠近他的耳畔小聲道:“黃昏時候我帶你離開!”

      “多謝姑娘!”

      寧昕澤朝月嬋做了個揖。

      月嬋微微一笑,見寧昕澤肚子直響,料想他是餓了,笑著道:“公子在這里等著,我去給公子拿些吃的來!切記,不要離開這間屋子!我的那幾位姐姐可沒我這般好說話的!”

      月嬋叮囑寧昕澤一番后這才離去。

      月嬋一走,立即有個紅衣女子扭著水蛇腰步了進來,女子一瞧屋里只有寧昕澤一人,嘻笑著喊道:“哎喲,我的心口好疼啊!”

      說時額上流著大豆般的汗珠,一張俏臉煞白如紙,模樣十分痛苦,似乎將要奄奄一息。

      寧昕澤是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終于他熬不過自己的良心,朝紅衣女子步去:“姑娘為舒服快到床上躺著吧!”

      紅衣女子回眸竊笑,心里好不得意,見屋外傳來腳步聲,知道月嬋就在屋外,作勢一只手搭在寧昕澤手上,嬌聲嬌氣地說:“人家心口好痛,公子要不幫我揉揉!”

      “這……”寧昕澤急出一身冷汗,趕緊將手抽回。

      想了想又道:“姑娘若是不舒服,就找個大夫瞧瞧!”說時退避三尺。

      月嬋聽聞屋內的聲音,無奈地搖搖頭,端著飯菜步了進來。

      “三姐哪里不舒服啊,讓月嬋幫你揉吧!”月嬋調笑道。

      紅衣女子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你個沒良心的丫頭!跟大姐說,讓他留下來當你的仆人,這下倒好,你這主人反倒給他端菜送飯了,試問,你這是唱得哪出?”

      “三姐!”月嬋將紅衣女子拉至一邊,伏在紅衣女子耳邊說了幾句什么,那紅衣女子聽聞臉色瞬間變得和善,露出一副終于明白的表情。

      “原來是這樣啊!你這丫頭怎么不早說!”

      月嬋怕這位三姐嘴快,趕緊打發她走人。

      “寧公子來吃點東西!”月嬋笑道。

      寧昕澤一愣,不知這位月嬋姑娘是如何知道他姓寧的?不由起了疑心。

      月嬋見他眉宇緊鎖,趕緊打消他的顧慮:“公子勿怪!我之前見過公子,所以知道公子姓寧,還知道公子是家中獨子,自小無父無母,是叔公一手帶大的!”

      寧昕澤倒不否認。見月嬋與其他女子好似不同,便也寬了心。

      早上出門匆忙,連早飯都未來得及吃,此時瞧見米飯確實餓得慌,便不客氣地端起碗大口吃起。

      待到黃昏時分,月嬋又來喚他。

      “寧公子,我帶你出去!一會你不管看見什么,聽見什么,千萬別出聲!”月嬋囑咐他道。

      寧昕澤點點頭,月嬋領著他越過一座半月形小橋,過了橋看見一大片荷池,池上蓮花朵朵,蓮葉田田。景色好不迷人。

      只是那蓮葉下時不時會冒出一雙斷手,或一只斷腳,更有幾個血淋淋的人頭,嚇得寧昕澤手腳發軟。

      月嬋見他果然害怕,趕緊走近他,示意他不要出聲。

      寧昕澤雖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能感覺月嬋不會害他。

      兩人沿著小榭繼續往前,又看見幾個年輕男子呆呆愣愣地被幾個女子壓在石頭上,做著各種曖昧不清的調情動作,那些男子雙眼通紅,似乎早已沉浸在欲海里不可自拔。

      那些女子個個媚聲嗔語,用舌頭與男子相舔,驟然間女子眸色一冷,一縷縷透明的魂魄被女子吸出瞬間吞食。

      寧昕澤的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兩腿哪里還能邁得開,腳步一個踉蹌,摔倒在地,發出一聲不小的聲響,引來了那些女子。

      幾道妖冶的光陸續落地,瞬間幻成十多個妖艷女子。

      他們見月嬋將寧昕澤護在身后,面色一變道:“月嬋妹妹這是在做什么?莫非想放他走?”

      “姐姐們,他是個好人,求你們不要傷害他!”

      那位穿紅衣服的三姐聽聞月嬋這么說,也站出來幫月嬋求情:“是啊姐妹們,這位公子曾經救過月嬋呢!”

      眾女子一片質疑。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他們統統都該死!月嬋你不會是對他動了心,才用這話來糊弄姐姐我吧!還有你老三,不分是非,跟著月嬋一起胡鬧!”年長的那位女子喝道。

      “大姐,月嬋不敢糊弄大姐!寧公子真得曾經救過月嬋!那年我上山采藥,不慎失足摔下山崖,尸骨暴露在荒山野嶺,是這位寧公子剛好路過,不忍我尸骨被惡狼叼去,將我就地掩埋!如此大恩,月嬋怎能不報!”女嬋苦訴道。

      年長的女子若有所思。

      繼而像是想到了什么:“我可以放過他,不過月嬋你要將功贖罪,過幾日是鬼王的大壽,我準備送份大禮給他,接下來你可知怎么做?”

      月嬋看了看寧昕澤點頭道:“月嬋知道怎么做!”

      那位年長的女子適才滿意地笑起,領著其他姐妹瞬間消失。

      寧昕澤早已嚇得暈死過去,等他再醒來,人已在龍華寺門口。

      (共三章,未完)


    ?2017-2021 故事百科 版權所有 贛ICP備18016837號-5
    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聯系我們,本站會及時刪除。
    久久中文字幕无码一区二区
  • <menu id="4aseg"><tt id="4aseg"></tt></menu>
    <nav id="4aseg"></nav>